專家論壇

名家文章

名家文章

中醫藥防治新冠肺炎

 

李海濤教授 博導

中醫藥認為新冠肺炎是一種寒疫。寒疫指一種時行疾病,傳染性強,易引起流行,多從口鼻而入,有特異的病變部位,為病嚴重,病情兇險,傳遍迅速,癥狀復雜多變。凡春應溫而反大寒,夏應熱而反大涼,感此非時之氣而病,通稱時行寒疫。王叔和《傷寒論序列》曰 “從春分之后,至秋分之前,天氣暴寒者,皆為時行寒疫”!夺t宗金鑒》云:“春應溫而反寒,名曰寒疫”,雷少逸說:“其實夏令之寒,是為陰暑之病,秋月之寒,是為秋涼燥氣,此說夏秋不病寒疫,然當宗《金鑒》之訓”,但雷氏又說:”昔賢人謂夏應熱,而反涼,是為非時之氣,若果見證與寒疫相合,不妨用寒疫治方”。

2020年春天氣候變化劇烈,有雨雪冰凍,時常見“倒春寒”,庚子年,金運太過,少陰相火司天,陽明燥金在泉,初之氣(大寒日至春分前2020.1.20-2020.3.19)!背踔畾,地氣遷,燥將去,寒乃始,蟄復藏,水乃冰,霜復降,風乃至,陽氣郁,民反周密,關節禁固,腰膲痛,炎暑將起,中外瘡瘍,主氣是厥陰風木,客氣是太陰寒水”。

前一年(2019年)的在泉之氣少陽相火已遷移,2019年暖冬的燥熱即將過去,2020 年春天會出現嚴寒天氣,蟄蟲重新伏藏,河水重新結冰,霜雪復降,寒風刮起,陰寒偏盛,而使陽熱之氣閉郁于內。今年春天天氣走勢與此類同,春節前后,出現“倒春寒”,武漢及周邊地區,正月初一及二十二日左右出現雨雪冰凍天氣,易出現時行寒疫,果然新冠病毒疫情開始漫延。上古醫藥認為新冠病毒疫情應稱為時行寒疫,寒疫發生時,長幼率皆相似,并且互相傳染,寒疫之所以互相傳染,由所感寒邪之中,或挾厲風,或挾穢濕,癥狀雖大多與傷寒相似,而其成因則同中有異。

寒疫的癥狀,一般有憎寒發熱、頭痛、無汗而身疼、胸悶不饑、或欲嘔、或瀉,舌質不紅,苔白滑,脈浮而緊。較重的則凜寒壯熱,或發寒戰,頭痛甚,不思食,亦不甚渴,或嘔吐,或苔白而穢,脈沉緊或浮弦。新冠肺炎初起癥狀,與此相似,即發熱、頭痛,甚至有胃腸道癥狀。

寒疫的治療,吳坤安主張:“治時疫,當分天氣寒暄燥濕,病者虛實勞逸,因證制宜,不可拘泥。如久旱多燥,多溫疫流行,則清火解毒,忌用燥劑;如久雨多濕,多病寒疫,或兼吐瀉,宜燥濕散寒,忌用潤劑。此治時疫之正法”。張潞玉說:“治寒疫當以發散為主,即有宿滯,兼與桔半枳樸,不得濫用里藥,倘邪未入里而誤與攻下,不無引賊破家之虞,故其始與伏氣迵乎不類”?梢姾咧蝿t,當以辛溫散寒為主,與溫疫伏氣之治截然有別,一般可用香蘇散復方蔥豉湯,重則可用十神湯,或蘇羌飲;其挾厲風而發,頭痛形寒獨甚者,蘇羌達表湯復方蔥豉湯,以辛溫發散為宣;其挾穢濕而發,嘔惡身疼肢懈獨甚者,藿香正氣散不換金正氣散,以辛淡方透為用。其它,如活人敗毒散、生姜湯泡服,若寒疫傳變之癥,又當分經辨證,隨癥施治。

新冠肺炎(又稱武漢肺炎),從武漢起疫,武漢地處長江中游,又有漢江、東湖。河網密布,故濕氣較大,當地人嗜食辛辣。故易得寒疫(挾濕)之癥, 辛辣飲食,會加重病情,導致新冠病毒引致的病毒性肺炎,發病急重,死亡率高。

新冠肺炎又屬病毒性肺炎。中醫本無肺炎病名,在古代文獻中記載的肺氣喘滿,咳逆上氣,氣促氣緊,及馬脾風之類,與現代醫學所稱肺炎的癥狀都很相似,《內經 .至真要大論》病機十九條:“諸痿喘嘔,皆屬于上”,“諸氣噴郁,皆屬于肺”。這些認識亦與現代醫學病理變化在肺相符。肺炎多發于冬日,中醫認為是內火與外寒相搏,肺金受制,失于清肅,氣不下降,三焦決瀆失職,以致飲邪上逆,造成極為嚴重后果,乃至死亡。

辨證施治:一、辨表里,肺炎初起多在表在上,亦即在肺在衛,其癥為發熱無汗,面赤,口渴或不渴,氣喘咳痰,舌苔薄白或微黃,脈浮數或右大于左。此時當治上不犯中,治表不犯里。迨至在衛不解,轉入氣分,即傳胃傳里,其癥多見口渴鼻干,舌紅苔燥,氣粗息促,喘逆膈動,煩躁不安或大便不通,小便短赤,此時仍宜清氣,由氣透衛,慎毋犯下,誅伐無過。二、辨虛實:實為邪氣實,虛為精氣脫。首先應注意病人的體質,其次應注意病邪之輕重,病邪輕而體質強者易治,病邪重體質弱者治療頗難。

新冠肺炎中醫稱之寒疫,西醫稱之病毒性肺炎,臨床治療有四法:

一、 宣透法:新冠肺炎在初起時,必須急用此法,不可過早使用寒凝涼血之品。邪有出處。故初起必宣透,用杏蘇散(杏仁、蘇葉、半夏、茯苓、前胡、枳殼、橘皮、苦桔梗、生姜、大棗),銀翹散(銀花、連翹、苦桔梗、竹葉、薄荷、生甘草、芥穗、豆豉、牛蒡子),桑菊飲(桑葉、菊花、杏仁、連翹、薄荷、苦桔梗、甘草、蘆根),升麻葛根湯(升麻、葛根、芍藥、甘草), 蔥豉湯(蔥白、淡豆豉),三拗湯( 麻黃、杏仁、甘草)等。

二、 表里兩解法: 新冠肺炎,初起失于宣透,則病邪由衛而氣,以致肺胃同病,表里受邪,內結胸中,此時必須兩解,由衛透氣,否則表里郁閉,熱甚津傷而成陷脫。吳坤安說:“肺有火邪,而太陽感寒------, 宜外散寒邪,內清肺火,咳喘者,麻杏石甘湯妙”。說明表里兩解是透邪外達的有效途經?梢赃x用麻杏石甘湯(麻黃、杏仁、生石膏、甘草),五虎湯(麻黃、杏仁、生石膏、甘草、茶葉),梔子豉湯( 梔子、香豆豉),涼膈散(大黃、芒硝、連翹、淡黃芩、甘草、梔子、薄荷、竹葉),三黃石膏湯(生石膏、黃芩、黃連、黃柏、麻黃、淡豆豉、梔子、蔥白),小陷胸湯(瓜萎、黃連、半夏),瓜萎薤白湯(瓜萎、薤白、半夏、枳實或白酒生姜)。

三、 清熱陰法:新冠肺炎,在使用宣透或表里兩解法后,一般只須調和肺胃微兼生津之品即可。若熱邪尚盛,陰液受傷,或治療不當,邪熱郁閉而傷陰,則當用清熱救陰法,邪熱不清,必灼肺胃之陰,清熱養陰之法,刻不容緩。方劑:竹葉石膏湯(沙參或西洋參、麥冬、生石膏、法半夏、甘草、粳米、竹葉),白虎湯(生石膏、知母、甘草、粳米),或人參白虎湯(前方加人參),瀉白散(桑皮、地骨皮、甘草、粳米),千金葦莖湯(蘆根、冬瓜仁、薏苡仁、杏仁或桃仁),玉女煎( 生石膏、知母、細生地、玄參、麥冬) 及犀角地黃湯(犀角、細生地、丹皮、白勺)之類。

四、 生津固脫法:邪陷不解,正脫津傷,或飲食不潔、或重感風寒,新冠肺炎患者病情反復遷延,而氣液兩傷,正潰津固,此時惟急扶正氣,力救津液,迨正氣來復而邪氣始有出處。方劑:獨參湯(西洋參或人參),參麥散(沙參或西洋參、麥冬),千金麥門冬湯(麥冬、法夏、沙參或西洋參、甘草、粳米、大棗),益胃湯(沙參、麥冬、細生地、玉竹、冰糖)之類,此時用藥務在單純,則力專而取效始快。

新冠肺炎一定要早期診斷、早期治療、對癥用藥,不可拖延,這是治療的關鍵。另外作為早期預防用藥,或密切接觸者,處于醫學觀察期,推薦使用藿香正氣口服液。

毛片里面女的下面喷水
  • <blockquote id="mm6o2"><center id="mm6o2"></center></blockquote>
    <bdo id="mm6o2"><center id="mm6o2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menu id="mm6o2"><center id="mm6o2"></center></menu>